【看置顶】ooc注意0ぴ0🕶红梅无悔

不知为何写啥,啥ooc(摇头)

【萩松】口口飞行棋

不小心被袖子背刺,我以为他会写完然后帮我这篇一起发的。


  来自袖子的v50。【卡死了,只剩下开头和第一回合】



  因为东西比较多,所以写的比较快()



  ——————————



  一切的起源都来源于两个16岁小孩无聊的好奇心。



  因为今天是疯狂星期四颓废的松田丈太郎被天然呆的松田夫人抓去肯德基情侣半价了,完全忘记自家还有一个儿子。



  知道父母不在家的松田阵平第一反应就是把萩原研二叫到了家里玩。



  萩原研二来松田家的次数不多,于是两人老样子开始找东西拆,或者找什么东西玩。



  直到……快递员送来的一个奇怪的快递。



  说是什么电脑配件。



  机械迷的两个人瞬间就坐不住了,更何况东西还这么多。



  于是,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就这样带着满怀好奇打开了快递盒子。



  那是一个飞行棋。



  看上去很复杂的一个飞行棋。



  旁边还有一堆玩具,已经16快17的孩子,已经懂得了这些是什么东西。



  松田阵平红着脸问:“萩……这个叫做飞行棋吗?”



  萩原研二则是好奇心旺盛点头:“嗯,对呀!”



  “那你会玩吗?”



  “不知道,但是这不是有说明书吗?”萩原研二点点头,“就跟平时我们玩的一样然后加入了国王游戏因数。”



  说谎。



  松田阵平看着萩原研二耳朵那红成一片的样子,不忍再追究他的话,而是低声说道:“这样不好吧?”



  “小阵平你这是怕了吗?反正也没什么好玩的,伯父伯母八成很晚回来,试试嘛~”恶魔般诱惑的声音响起。



  16岁是男孩子叛逆期,更是喜欢挑战的年纪



  虽然松田阵平很想说这种东西怎么可以给他玩呢?可是看见萩原研二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就不敢说出口了。



  所以,两个孩子决定赌博一把。



  “那,小阵平!我先来。”



  萩原研二舔了舔干燥的嘴唇,露出两颗雪白整齐的牙齿,笑得像只狡猾的小狐狸。



  投起色子,色子落下。


五星紫色的鳗鱼出现了!

(看/评/论/区🔥置/顶)

新的一年,祝大家财源滚滚!饭饭多多。

【目前进度萩松女装1w4卡住(甜的),降松4k卡住(甜的),刀子200字卡住,mob0,观车体0,其他杂七杂八的卡住,诡秘1k卡住】

_ノフ○

你们在干嘛?不要给我花钱啊!免费的!

当年我们在QQ空间刷到的小说

描改

不要怪我,是群友强迫的(手动狗头)

很明显,第二张是复健失败,p3p4是原图。

都是捏脸,提前布置好人设。

【三木小百合】

超红的地下偶像,身高大概有185+,明明可以走御姐风,但是偏偏喜欢走甜美系,反差带来的是出乎意料的萌。

经纪人是一个黑皮金发的大帅哥。(没小百合高)


【神奈和歌子】

卷毛短发御姐,小百合偶像的狂热粉,身高也直达180+,让人不得不感叹现在的美女身高真高。


但明面上出来的身份就真的是真实身份吗?(笑)

【萩松】心脏炸弹

沙雕文,放心观看

  

  

  

        一个人会有多倒霉?

    这个问题很容易回答,比如你在街上被人撞了,或者出门踩到狗屎了,然后又不幸地遇见了抢劫犯……

    最后被装上了感应心脏的炸弹,只有180高度的心跳率才能拆下来。

    今天是11月7日。

    刚刚准备进入大厦的萩原研二被睡过头的几个装炸弹的抢劫犯抓住,装上了心脏感应炸弹后丢在原地跑走。

    经验丰富的上司认识这个炸弹知道尿性,熟练的带萩原研二来到了隔绝地下室,拿出了自己的珍藏,看了起来。

    松田阵平打电话过来的时候,萩原研二呆滞的接了起来。

    “早,小阵平。”

    “萩你……”

    听着萩原研二滋滋啊啊的背景音,松田阵平觉得事情好像哪里不对。

    “打扰你了,抱歉。”

    并火速关了电话。

    担心他简直就是松田阵平今天做得最错误的选择。

    萩原研二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叹了口气。

    今天的上班任务是看小【】黄【】片什么的……

    真是糟糕透顶!

    “喂,小鬼。”

    听到上司的声音,萩原研二看向玻璃房外面。

    上司正蹲在一台仪器前,用电子笔敲打仪器上的按钮。

    “前辈怎么了?”

    “你小子……阳O吗?就这才涨了10个点?”

    “啊……”

    上司看着仪器上的数字愁的啊,这次犯人选人简直选对了。

    花~花公子的萩原研二怎么可能是以往的那种看个片都会心脏狂跳得小O男。

    而且这个人居然还对他的珍藏点评论足!

    “我说你这小子!你难道就不怕爆炸吗?”

    看着上司发飙,萩原研二缩了缩脖子。

    他从来都没想过死亡,所以根本就不怕。

    “算了……”

    上司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也没指望萩原研二这小子能够解决。

    这心跳率稍微涨点还是刚刚打来的电话。

    等等……

    上司突然反应过来。

    刚刚那通电话是谁打的来着?

    “小鬼,给我把你对象过来!”

    “前辈,我没对象……”萩原研二苦恼地说道。

    “闭嘴!让你叫就叫!”

    上司怒斥道,他现在急需要一个能解决炸弹的心脏。

    “哦……”

    听着上司越来越急的脚步,萩原研二心中暗叹。

    最终松田阵平来到地下的时候,看到的是被上司疯狂骂的萩原研二。

    “我是让你叫你最近心动的女孩子!或者刚刚打电话的……算了,你小子气死我得了。”

    发生什么了?

    松田阵平了解详情后,气的啊,就跟着上司一起骂。

    “你这个人,真的是!”

    最后还是决定用土方法,让松田阵平进去拆炸弹。

    萩原研二安安静静地坐在沙发上,一动不敢动。

    松田阵平则仔细检查了一下炸药,开始拆卸,过程持续了很久,这个东西的复杂性超出松田阵平的想象。

    不管萩原研二怎么安慰,松田阵平还是被急的热出了一身的汗水。

    他下意识地扯开了领带,撩了一下额前散乱的头发。

    上司却突然冲了进来,松田阵平一脸问号。

    “你刚刚干了什么?!心脏跳动指数非常的大。”

    松田阵平看了一眼数值后,盯着萩原研二的脸看了很久,看得萩原研二开始紧张:“怎、怎么了?”

    直觉系的松田阵平非常大胆地想到了什么,然后不顾任何眼光,抓住了萩原研二的下巴。

    这个角度,正好让萩原研二看清了松田阵平的样子。

    以及额头上温暖的触感。

    松田阵平亲吻了他……

    虽然只是蜻蜓点水般的轻吻。

    但是……这个吻让萩原研二整颗心都酥掉了。

    他愣愣地看着松田阵平,忘记了呼吸。

    咔嗒一声……

    炸弹解除了。

    这就是最好的证明,上司已经愣在原地,更何况旁边协助工作的同事。

    巨大的惊讶声让萩原研二回神,他看了一圈周围,最终将目光放在了松田阵平身上。

    松田阵平伸手擦了擦嘴唇,笑眯眯地看着他,仿佛完全不介意别人的目光和震撼。

    “我先走了。”

    他拍了拍萩原研二的肩膀准备离开。

    却被萩原研二抓住抱在了怀里。

    萩原研二的脸有史以来从来没有这么红过,他把脸埋在松田阵平的背上,松田阵平则坐在他的腿上,场面非常安静,最后同事们在松田阵平大佬一样恐怖的视线中,全部退了出去。

    松田阵平揉了揉自己红透了的耳朵,对着后面安静的人说道:

    “你顶着我了,萩。”

    “嗯。”

    萩原研二低着头,他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他的心脏在狂跳,他的血液在沸腾,甚至连体内的血液都燃烧了起来。

    为什么松田阵平可以吻他?

    为什么……松田阵平的舌尖扫过他皮肤的时候,他居然有些渴求?

    “我喜欢你,小阵平。”

    这句话,就这么突兀地脱口而出。

    然后,松田阵平沉默了。

    萩原研二也沉默了。

    两个人的世界突然变得非常奇怪,就这么安静了很久,最终松田阵平笑了起来。

    “你知道吗?”

    “嗯?”

    “做情侣什么的……也不是不可以……”

    松田阵平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完全消失。

    萩原研二的表情凝固了,他抬头看着松田阵平,一时间竟然有些不敢相信。

    “小阵平你……再说一遍?”

    “我说……”

    “我愿意和你试一试……”

    松田阵平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开玩笑,但是我希望你不要骗我。”

    “你是认真的?”

    “你呢?”

    “我也是认真的。”

    “我是说,我是说……我想……”

    萩原研二的脸色越来越红,最终,他羞涩地说道:“明天!结婚!”

    松田阵平:??!虽然萩原研二跳转的优点快,但是不妨碍松田阵平的一顿打。

    以及4年后,看着二度被安装上同款炸弹的萩原研二,松田阵平陷入沉思。

    你是上瘾了吗?

    然后他在同期降谷零和诸伏景光的焦虑下,清晰熟路的仅仅只是对着萩原研二一个眨眼⊙_<

    很好,炸弹下来了。

    班长拿着掉下来的装置,头一回这么想念自己的女友。

    更别说第三次……

    29的萩原研二疯狂对着降谷零暗示,但是对方轻笑一声,打电话给了松田阵平。

    完了完了完了!要被小阵平骂死了!

    抱着这样的觉悟,接了电话,对面首先是一阵沉默加叹息。

    最后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句话。

    “那天你看的那本书,小兔子还是挺可爱的。”

    什么书?!

    兔女郎那本吗!

    萩原研二的大脑瞬间空白。

    看着装置轻而易举地掉下来的那一刻,降谷零不由得感叹:

    狗情侣!

    嘛嘛,这不是很恩爱嘛~

    听到消息的诸伏景光这样取笑道。

【萩松】Colorful black

    Colorful black——五彩斑斓的黑。


    警告⚠警告⚠

  

  !!!是刀!!!不要看!!!


    本文是梦境平行世界if线


    非常黑暗!非常黑暗!非常黑暗!


    含mob!心脏不好的不要看!


    千万不要看!


    作者不是人系列!


    将近5k!


    【写完这篇我尽量多搞点纯爱吧,要不然萩松会被我玩坏的】


    黑暗……


    无尽的黑暗包裹着他!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深海中溺水了一般,窒息、疼痛和绝望……


    “太黑了……”松田阵平喃喃自语道。


    然而,任凭他如何挣扎却始终逃脱不出这片黑暗的囚笼。


    松田阵平最害怕的就是黑暗!因为当你陷入黑暗后会有各种可能发生,但唯独没人告诉过你黑暗究竟意味着什么!


    就在这时候,忽然有一丝光亮照射进来。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光芒从四周投射到他身上!


    那种温暖的感觉驱散了黑暗给予的恐惧。


    渐渐地,松田阵平睁开双眼,映入视线的便是一个白色的房间——这个房间并不算大,仅只有二十几平方米的样子。


    房顶上吊灯闪烁着微弱的蓝光,将整个房间照耀得通明;而在墙壁两侧则分别挂着一盏日式风格的小夜灯。


    啊……天亮了啊……


    松田阵平揉了揉自己酸涩的眼睛,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他缓慢地扭头朝窗户口看去,却见一缕晨曦从窗帘缝隙之间透射进屋内,令原本昏暗的室内瞬间变得更加明亮起来。


    他愣愣地望向窗外,此刻天空才刚蒙蒙亮,东方的云朵尚未褪去它应有的颜色,而阳光也尚且还处于朦胧的阶段。


    该上班了……


    得认真上班……不能耽误太久了……


    想到这里,松田阵平强迫自己坐直了身体。


    然而,就在他坐直身体的一刹那,脑袋中仿佛传来一声嗡鸣,紧随其后的便是一股剧烈刺痛!


    药……


    他需要吃药……


    松田阵平拿起床头柜的药,不管不顾地往嘴里倒去。


    这种感觉很难受,就好像有一把钝刀在切割自己的五脏六腑,疼痛感一波又一波的席卷全身!


    但即使再怎么难以忍受,他都必须坚持住!


    松田阵平吃完了药,感觉自己的精神状态稍稍恢复了些许,他用手撑住自己疲惫的身躯站起身来,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然而,在离开卧室前,他却是鬼使神差地停顿了脚步,直到7点闹钟响起,才关掉闹钟,走出房门。


    松田阵平今年已经24岁了,身为一个警察,他每天早上八点半就必须准时到岗,这是他作为警察的职责所在。


    不过今天的情况有些特殊。


    因为,松田阵平现在正处于眩晕、恶心、胸闷等等多重症状之中。


    在走出自家房门的一刹那,他甚至连站稳脚跟都显得困难,摇晃的幅度也非常之大。幸好他及时扶住了旁边的墙壁,不然铁定摔跤了!


    松田阵平深呼吸一口气,努力维持着自己的站姿,迈动着艰难的退步朝电梯间走去……


    叮咚~


    电梯间的门打开了,松田阵平走进去按下了数字键。


    明明已经吃过药了,却偏偏还是感觉很累……


    就在电梯要关门的那一刻,松田阵平被一个人拽了回来。


    “小阵平你又不吃早饭?你不要胃了吗?”


    啊……是萩啊……


    看见萩原研二的那一刻,松田阵平就像重新活起来了一样。


    “早啊!萩。”


    听到松田阵平的问话,萩原研二抬眸看了他一眼,说:“你昨晚怎么了?突然跑进厕所吐得撕心裂肺的,把隔壁邻居都吓坏了,赶紧送医院去了。”


    松田阵平苦笑一声:“我没事儿……只是胃病犯了。”


    “胃病?”


    “嗯……我昨天晚上没睡好。”


    “唉……”


    萩原研二叹了口气,昨天晚上松田阵平跟他吵架了,他一个激动不小心摔碎了一个小夜灯,才导致松田阵平这样的。


    “下班后,我陪你去买个同款吧小阵平,昨天真是抱歉,是我太严厉了,不该跟你吵的。”


    松田阵平看着萩原研二好久好久,久到萩原研二以为对方是不是生气了,正欲开口询问时,松田阵平却忽然伸手搂住了对方的肩膀。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只是从来没有在意过罢了。松田阵平低声说道。


    萩原研二愣了愣,旋即轻轻拍了拍松田阵平的背脊:“没关系,反正你也知道我脾气不好。”


    “不,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松田阵平摇摇头,松开了手臂,“我们去上班吧……”


    “不不不,现在上班太早了!才七点半,小阵平先把研二酱特意给你做的爱心早餐吃了吧!”


    “……好。”


    看着松田阵平答应的样子,萩原研二总算是松了口气,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那就快来尝尝酱猪肝汤,这是我专程找食堂阿姨学的呢!虽然卖相不好,但味道还是很棒哒!”


    松田阵平端起碗尝了一口,果然味道不错。


    “嗯……很鲜美的猪肝汤,谢谢。”松田阵平赞道,“我以前从来不知道猪肝还能做成汤。”


    “那我以后教你!”萩原研二高兴地说道,“酱猪肝汤很简单的!小阵平只要记住三点——第一,一定要趁热喝!第二,要一口气喝干净!第三,酱猪肝要洗一下才行!”


    你在耍什么宝?


    松田阵平一脸茫然。


    最后还是去楼下买两份热乎乎的三明治和牛奶,吃了。


    …………


    吃过早餐后,松田阵平便去上班了。


    虽然两人都是警察,但是今天刚刚好轮到萩原研二休班,如果昨天晚上没有发生那种事的话,萩原研二此时此刻应该是睡懒觉的。


    因为昨天晚上发病的缘故,松田阵平感觉身子骨虚软,走路都费劲,更别提开车了。


    所以,他便决定乘公交车去上班。


    还好这几天没遇到什么大事情,他们只需要简单地书写文案就好。


    然而,他才刚出门,就迎面撞见了父亲以前的同事。


    “喂!小松田,你这是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同事一边搀扶住他,一边关切地询问道。


    松田阵平摆摆手:“不碍事……”


    “哦!”同事恍然,“我知道了,对了小松田……”


    同事在他耳边轻飘飘留下一句话,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便走了。


    只留下松田阵平一个人看着被拍过的肩膀发呆。


    说起来他是什么时候开始怕黑的呢?


    是小时候那个一天一夜都没有人来找的柜子,还是被萩拯救后发现自己的父亲为了找他导致的车祸?


    最后他是被父亲的同事领养的,住还住在原来的家,每天早上萩原研二都会来接他,对他来说萩原研二就是那最后的太阳,照亮了他整片漆黑冰冷的世界。


    可是太阳也会下山,在漆黑的夜晚,父亲的那些同事们以及自己的养父会非常“友好”地带他玩各种游戏。


    各种各样他不理解的游戏。


    他过得很“开心”……


    真的很开心。


    这些游戏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隔壁家萩原研二。


    哪怕上了初中后松田阵平明白了这些游戏得不对,也被录像威胁。


    “你也不想被你唯一的友人厌恶吧……”


    所以,游戏继续。


    他就这样长大成人。


    “萩……在你心里,我是犯罪预备役吗?”


    “对。”


    萩原研二7岁时对他说的话,他一直记得很清楚,所以松田阵平一直有一个目标。


    当上警察吧……这样萩就不会再有那种想法了吧?


    然后再以警察的身份,帮助那些跟他同病相怜的人,因为淋过雨,所以要帮别人撑伞。


    松田阵平从未向任何人表达过他内心的想法,但他确实一直在努力。


    自从松田阵平考入警校后,不知道父亲同事们是厌倦了还是什么,那段时间真的是他最轻松的时间,特别是萩原研二那对他无声的告白。


    他开心极了。


    他当时真的……


    开心极了……


    【谎言】


    “我会一辈子陪在你身边的。”


    【谎言】


    “小阵平!研二酱超喜欢你的!”


    【谎言】


    “我们?我们是最要好的朋友对吧!”


    【骗子】


    “中山松醪酒……”


    【あなたにとって私は一体何なのですか】


    “今晚老地方啊……”


    恶魔如此说道。


    【好脏】


    ——————


    ————


    ——


    松田阵平有幽闭恐惧症,所以贴心的萩原研二在他生日的时候送了一个小夜灯,哪怕松田阵平知道这个小夜灯里面有监控器和监听器,他也很开心。


    如同一个月亮。


    【因为中山松醪喜欢月亮】


    可惜了,那天因为萩原研二经常晚回家,松田阵平因为一些原因心情难受,不免地说了几句不满。


    这是他们有史以来第一次吵架,吵得很大声。


    小夜灯碎了,萩原研二不是故意的,在发现碎的那一刻愣了一下,因为生气所以只是没说话站在一旁试图冷静以及懊悔,等他缓过来的时候发现松田阵平已经突然安静很久了。


    他看见松田阵平就那样跪在了地上,一块块地拼接着,似乎想要将破碎的小夜灯重新粘起来。一滴眼泪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他的心猛烈地疼痛起来,想上前安慰,又害怕触碰到伤口。


    他从来没有看见过松田阵平流过泪。


    这让萩原研二感觉自己很失败。


    “小阵平……”他叫了一声,想要安慰一下对方。


    但是松田阵平没有回答。


    萩原研二只能先强硬的制止住松田阵平的动作,他的幼驯染因为在不管不顾地拼,丝毫没察觉自己的手被割破流了很多的血。


    可是当他触碰到松田阵平的时候,对方却突然甩开了他的接触。


    不停地恶吐,捂住自己的肚子,最后跑到了厕所,吐了好久。


    那个瞬间,萩原研二脑袋里闪过很多念头,他甚至怀疑这是松田阵平装出来的。


    可是他从来没有见过松田阵平这个样子,吐了很久,根本没有吐出来任何东西后的松田阵平,整个人眼神空洞地看着萩原研二,眨了眨眼,仿佛在确认什么。


    “早上好?”


    松田阵平笑得很开心,仿佛刚刚发生过的一切都没有事。


    “小阵平?”


    “嗯,我在。”


    你真的在这里吗?


    萩原研二抱住了松田阵平,用脸蹭蹭对方的背脊,温柔地哄劝着他。


    可是松田阵平依旧没有反应。


    他就这样靠在萩原研二怀里,双眼无神地盯着某一处,仿佛灵魂被抽走了一般。


    这一幕看得萩原研二的心里酸涩极了,仿佛就像是儿时的重演。


    “萩……”


    终于松田阵平说话了。


    “我在。”


    “我们来玩‘游戏’吧!”


    “什么游戏?”


    松田阵平又不说话了,等萩原研二小心翼翼看向松田阵平的时候,对方睡着了。


    睡得很熟。


    于是他只能帮松田阵平简单洗漱一下,然后看着熟睡中的松田阵平陷入沉思。


    这只是梦境,一切都不是真的。


    萩原研二只能用这个方法来安慰自己。


    并且用一切东西来顺毛。


    看到早起的松田阵平精神状态不错,跟平时一样的时候他放心了。


    因为他和松田阵平是幼驯染,他熟悉他的一切,所以他从来不会在松田阵平身上用过他那敏锐的洞察力。


    他只是想当然地认为,现实会照进梦境,那个会随意抓人解决药物后遗症的中山松醪酒在梦境里,也会非常随便。


    以至于他忽略了很多问题。


    哪怕松田阵平没有去,但是没办法,那群胆大的恶魔把他堵住,他被迫消失了3天。


    第三天的晚上,等到松田阵平伤痕累累地回来的时候,萩原研二只有一句话:


    “玩得开心吗?”


    松田阵平用有史以来最温柔地回答道:


    “我玩得很开心。”


    ——


    ————


    ——————


    松田阵平一直在等,等约定好陪他买小夜灯的萩原研二发现他不见了来救他……


    【萩……求你……救救我】


    他一直在等……


    等啊等……


    只等到了一张萩原研二和女孩子的合照,后面的事情松田阵平不记得了,但是等他反应过来,周围已经没有人了。


    而他身上都是血。


    【好黑】


    回家吧……


    【好恶心】


    萩在家等着他……


    【为什么没有人救他?】


    你看,他最终还是犯罪了。


    “我会惩罚自己这三天没回家的。”


    【就像你平时那样】


    黑暗……


    无尽的黑暗包裹着他……


    却第一次在黑暗中感受到了温暖……


    他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反锁了门,走进了衣柜,把柜门关上。


    黑漆漆的窄小的世界。


    非常适合他这种人的归宿。


    痛苦?绝望?游戏?


    居然是如此的温暖,如同回了家一样。


    “小阵平!!!”


    好不容易从阳台翻进来的萩原研二疯狂地敲着柜门,喊着松田阵平的名字,希望他开门,打开衣柜。


    然而他等了许久,等到了衣柜里传来了松田阵平虚弱的声音。


    “萩?晚安……”


    那一瞬间,萩原研二感觉自己浑身冰凉。


    “小阵平,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幼驯染!”他大喊道,“你给我打开门!你给我开门!”


    最终他打开了反锁的门跑出去,小心翼翼地拿起斧头打开了柜门。


    蜷缩在柜里的松田阵平满头是汗,精致的外套里面的衣服全部都撕裂了,露出的皮肤布满了各种淤青与红肿,他紧闭着眼睛,脸色苍白,而他的嘴唇更是苍白的吓人,但是表情却很幸福。


    看到这个模样的松田阵平,萩原研二的眼眶红了,他握紧拳头,愤怒地冲到客厅,找出了医疗箱,拿出了医疗用品,准备替松田阵平清理伤口,换衣服。


    他不断告诉自己松田阵平没事,这只是噩梦,这一切只是噩梦。


    可是冰冷的身体,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肤,他睡着了,在没有太阳与月亮的地方。


    怀里抱着的是一个可爱的玩具熊,熊的身体内部有一个U盘。


    U盘里是松田阵平这一生在黑暗里玩得所有的游戏。


    【真想就死在那灿烂的7岁,与父亲一起。】


    他累了……


    就让松田阵平好好睡吧……


    而萩原研二则得从梦境里醒来。


    这只是一场梦境。


    一场黑暗的梦境。


    梦境五彩斑斓。


    不存在黑暗。


    于是他吃起了梦境中松田阵平同款的药。

    

【END】